最新域名:677130.com⇢ 222tvtv.com⇢ 677130.com⇢ se910.com 以便下次观看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美妇  »  和有夫之婦偷情

前一段時間實在無聊,想玩點什麼,於是申請了一個帳號,起個名字叫「想操你」。剛上了線就有人加我,還是個女子的頭像,於是和她聊,她說丈夫出差了,只有自己在家,沒有事做,看見我的名字就加了,想找一下刺激。

和她聊了幾天,後來通了電話,真是女的,我們電話做愛,我一邊講電話一邊自慰,很爽。後來約定見面,我就去了她那裡。在火車上,我們通了電話,她說給我訂好了房間,就在站前廣場,617房間。

下了火車,已經是21:00了,我一出中壢火車站就看見了那個賓館,因為說好了我直接去賓館,第二天見面,於是我向賓館走去。

到了前台,我跟接待員說:「我朋友已幫我訂了房間,617,請把鑰匙給我。」然後我把身份證拿了出來。這個時候,外面又進來一個人,來到前台,是個女的。我看了她一眼,感覺應該是她。

她問接待員:「您好,請問617的客人來了沒有?」我說:「我就是啊!你是XX嗎?」她臉一下子紅了。

我們拿了鑰匙,上了樓,我把東西什麼的放好,她去了洗手間。出來後,她說:「你一定餓了吧?我帶你吃飯去吧!」於是我們下樓。

她說這裡的口味是辣味為主的,我不吃辣,於是去肯德基。她騎了一輛小摩托,帶我去,我坐在後座,把手搭在了她的腰上。那是我們第一次觸碰,她身體輕輕顫了一下,說她怕癢。我把手拿了回來,說:「呵呵,手感不錯哦!」我猜她的臉一定紅了。

到了肯德基,隨便吃了點東西。我們回到賓館,她說:「今天太晚了,我要回家去了,明天早上我給你電話吧!」我說:「好啊!」然後她就拿著包走了。

我洗過澡,翻了翻紙簍,發現裡面有一條衛生巾,上面有血,原來她今天來例假,怪不得。我一邊玩弄著衛生巾,一邊自慰,把精液全射在了衛生巾上,紅白相間……

夜裡沒睡好,一直在做夢,夢見我和她做愛。

早上六點多,感覺好餓,就出去吃飯。第一次來到這麼遠的地方,很不適應這裡的氣候,天氣悶熱悶熱的,雖然我家夏天也能達到30幾度的高溫,可那是火辣辣的熱,這裡早上雖然只有28度,可是空氣潮濕得厲害,才走了不遠,我的汗就出得淋漓盡致,感覺虛弱得不得了。找到一家豆漿大王要了一碗冰豆漿、兩根油條,勉強的吃著,雖然一點胃口都沒有。

八點多,她還沒給我打電話,於是我就撥了通電話給她。她說她剛起來,這就趕過來。

下雨了,九點左右的時候她來了,她說剛出門就下雨了,怕我等著急,沒回家拿傘。

她也要了碗豆漿。過了一會,雨小了點,我說:「我們散步回賓館吧!」於是一起漫步細雨中。

回到賓館,打開電視看動畫片,她坐在床左邊,我坐在床右邊。過了十幾分鐘,她說話了,她說要去衛生間把頭髮沖一下,不然會感冒了,就去了衛生間,我也跟了過去,幫她拿著淋浴的噴頭,往她頭上淋。洗好了之後,我用毛巾幫她擦乾了水。

出了衛生間,我又坐到床上,她走到窗子旁邊,看著窗外。我著她的背影,雞巴又硬了起來,我走到她背後,從後面摟著她,她又是輕顫,沒有反抗。我把雞巴頂著她的屁股,用一隻手把她的頭髮撩在耳後,張嘴含住了她的耳垂,用舌尖去舔,她低呼了一聲,下意識的挺直了身子。

我摟著她向後退去,退到了床邊,我坐了下來,她也坐下來,差點把我雞巴坐折,我「哎呦了」一下。

她忙問:「怎麼了?」我說:「你把我的雞巴坐壞了!」

她說:「不可能吧?」我說:「你要賠!」就拉著她的手往我雞巴上放,她臉一下子紅透了,手縮了回去。

我摟著她,吻了她的嘴,她嘴閉得緊緊的,我開始努力進攻,終於舌頭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。她眼睛緊緊閉著,手不知道該放在哪。好喜歡她那害羞的樣子。

我把她放倒在床上,壓上了她的身子,把手伸進她衣服裡隔著乳罩摸她的乳房,嘴巴則含著她的耳朵,吮吸著,另一隻手準備進攻她的下面。她推開了我的手:「別,今天不方便。」我說:「我知道,你來例假了,是不?」她很訝異。

我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那條衛生巾,讓她看上面已經乾結的東西,她忙伸手搶,我一邊把衛生巾放回抽屜,一邊把手伸進了她的褲子,在她耳邊說:「闖紅燈吧?」她只是閉上了眼睛,沒有出聲。

我脫下了她的衣服、乳罩,她用手護住了乳房,像個處女一樣羞澀。我拉開她的手,開始吸吮她的乳房,她的乳頭很快在我的舌尖下變硬。我把她的褲子也脫了下來,然後我去浴室取來浴巾鋪在床上,慢慢脫下她的內褲,上面一條衛生巾,中間點點鮮紅。

我把臉湊過去她的陰部,聞聞那腥腥的味道,她害羞的伸手去擋,拉過毛巾被蓋在了身上,不禁讓我想起從前的女朋友,第一次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羞澀。

我急急忙忙的脫下了自己的衣褲,整個人赤裸的站在床邊,她不肯睜開眼看我。我拉著她的手去握我的雞巴,然後掀開毛巾被,我壓在她的身上,就在她下身蹭著。

蹭了幾下她就說:「難受。」我說:「那你幫我進去啊!初來乍到,找不到路啊!」她羞紅著臉把我的雞巴對準了她的洞口,我也已經等待很久了,使勁一頂,龜頭就進去了,她叫了一聲。

她的陰道好緊,雖然濕漉漉的滑爽,可是卻又緊又窄,怪不得和她老公性生活不和諧。我抽插了幾下,步步為營的推進,在我全插進去的時候,她用手緊緊地摟住了我。我開始抽動,在她緊緊窄窄的秘道裡,沉迷於這種感覺,刺激而舒服。

開始她只是緊緊地摟著我,聽任我在她體內抽送,慢慢地她腹部開始向上挺著,迎合我的進入,嘴裡也發出呻吟。我在她耳邊問:「是不是開始瞭解高潮的感受了?」她說:「討厭!」

我手用緊緊捏弄她的乳房,下面用力地抽插,發出「啪啪」的撞擊聲,還有隱約可聞的水聲。約做了大約半個小時,她的腿夾緊了,下身發出「噗噗」的聲音,我知道她到高潮了。

(說來也奇怪,每個和我上床的女人只要到了高潮,下身都會排氣。我查過資料,說叫陰吹,但是在網上問別的網友,都說不知道。大家有沒有類似的經驗呢?)

我怕她吃不消,問她要不要休息一會,她點點頭,於是我抽了出來,趴到她下身,想看看會不會出很多血,還好,沒有。呵呵,其實早就知道了,因為以前也和女友闖紅燈,剛開始的時候會有血流出來,但是做得High了後,就是流水不流血了。

我用紙巾輕輕的給她擦了下身,然後摟著她躺著,兩個人聊天。

我問她:「是不是第一次這樣?」她說:「是。」

她說雖然她丈夫的雞巴和我的相差不是很大,可是性生活卻不和諧,每次和他做的時候,陰道總是很乾,儘管她丈夫也是會逗她什麼的,可是做一會後水兒就乾了,就痛,於是就盼著她丈夫趕快完事,所以也沒有過高潮。

我摟著她,告訴她應該是心理作用,我說:「實在不行,以後你和他做的時候,把他想像成是我吧!」她說:「那可不行,叫錯了名字怎麼辦?」

我一邊說話,一邊用手玩她的乳房和下身,很快,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陰戶也濕潤起來,我問她還要不要,她說:「別問了,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!」

我讓她趴在床上,把屁股撅起來,我從後面操她,一手摟住她的腰,一手玩她的乳房。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洞口深深淺淺的遊曳,心裡別樣的興奮。

過了一會,她支撐不住趴在了床上,我把她的腿分開,趴在她後面操著,嘴巴吸吮著她的背和脖子。她的浪叫聲也大起來,我很緊張,怕賓館的服務員來!畢竟是在外地,人生地不熟的,不知道警察會不會來查房之類的,很快就射了,感覺雞巴被緊緊地包裹著,有力地跳動著。我趴在她身上,不斷地吻她,她把頭歪過來,我們熱吻。

等我雞巴軟了之後,我抽了出來,抱著她去了浴室,一起洗著淋浴,為她仔細的清理下身的各種液體,她也用腳輕輕揉搓著我的背。我就那樣蹲在浴缸裡,仰頭看她的陰部,看噴頭的水沖在她的乳房上,順著身子流下來,在陰毛那裡成股成股的流淌下來……

在淋浴下,我又從後面插了她一回,水打在她的背上,流下來,我的雞巴總是在她的濕潤和溫水的沖刷中反覆著。後來我把她抱回到床上,我們相擁而眠。

不知睡了多久,被她的電話吵醒了,是她老公打過來的,她跟她老公講著電話時,我又硬了,我輕輕摸她下身,她強忍著講電話。掛斷電話後,我們沒有再做,去風景區觀光,在纜車上,我們又開始熱吻……

晚上,她回家去了,我又回到了賓館。

第二天,她早早就來敲門了,我開了門,見是她,直接拉進我懷裡,關了門就把她丟到了床上,開始脫她的衣服。等把她的內褲脫下來後,看見衛生巾上還有一點點血,但是已經微乎其微,去摸她洞口的時候,發現已經濕得很厲害了,我把雞巴從內褲邊上拉出來,直接插了進去,她開始呻吟。我狠狠地操著她,直到射精。

等我們的慾望平息之後,她告訴我說丈夫下午回來,她不能陪我了,我說:「哦。」

她問:「是不是生氣了?」我說:「沒有,本來你就是他的啊!」她忙摟著我,吻我,我說:「幹嘛啊?」她說不要我生氣。我說:「那麼你來好好侍候我吧!」她說:「不懂。」

我把她的頭按到下面,說:「舔我雞巴啊!」她向後躲去,我轉過身,不再看她。過了一會,我感覺我的雞巴被含住,一看是她蹲在床邊,含著我的雞巴。

我說:「早這樣多好,上床來!」我把她拉上床,可是看見她眼裡的淚光,我說:「你幹嘛啊?不願意就拉倒唄!我又沒有強迫你。」她沒說話,把頭掉過去,開始舔我。

她一點都不懂怎樣舔才能讓我舒服,生硬的動作把我弄得好痛。我讓她的腿分開跨在我身上,頭正好對著我的雞巴,告訴她不要讓牙齒碰到我的雞巴。我靜靜地欣賞她的陰部,很漂亮,我輕輕的吹了一下,她顫抖了一下,差點坐在我的臉上,這時候,她那裡居然又濕了。

我笑著說:「你真是個騷貨。」她沒說什麼,繼續舔著,我說:「操你真的蠻舒服啊,你老公真幸福。」

就這樣,她舔著,我說著。過了一會,我感到有涼涼的液體滴到我的腿上,開始我以為是她的口水,可是後來發現好像是她的淚水。我問:「怎麼了?」她也不說,只是為我口交。

我也不知該怎麼辦,就含著她的陰部,她一下子癱軟在我身上,陰道口被我的嘴包住。我用舌尖溫柔地舔舐著她的每一分私處,聽到她被我雞巴堵住的嘴巴發出含糊的嗚咽,淚水更加的洶湧。

我用舌尖舔她的屁眼,她瘋狂了,緊緊地含住我的雞巴,雙手抓住我的腿,我示意她也舔我屁眼,她也照做了。我們一起瘋狂地舔著對方每處肌膚,想把對方揉碎在自己的體內。

十二點的時候她走了。站在窗口,看她騎著小摩托離去,消失在視野之外。我退了房,去了車站,買了一張離開的車票。沒有告別,沒有送行,離開了這座城市……

我坐上了火車沒有回家,而是在不遠的一個城市呆了兩天,手機關了兩天,在陌生的城市裡穿行,感受那份孤獨與寂寞。

發現自己好想她,真的好想……於是又回去了,住在了那個賓館,還是老房間。

開機,第一個電話打給她。她過了一會才接,她說她在開會,跑出來接我的電話。她問我在哪,我說還是老地方,她說下午她過來,讓我等她,一定等她,然後就掛了。

我去樓下的超市買了點飲料和餅乾,上樓後胡亂吃了些,睡了一下。十二點多的時候起來,精神還可以,去浴室沖涼,這時候房間電話響了。

我衝過去接,裡面一個女人的聲音:「先生,要不要找人陪?」我說:「不要!」就掛上了電話。這時候有人敲門,隔著門鏡看,是她。我開了門,她進來了,我推上門,按反鎖的時候,她已經緊緊地摟著我,也不在乎她的衣服是不是被我身上的水弄濕。

她穿的是一件淡綠色的連衣裙,我伸手解開她腰間的裙帶,她的裙子兩邊沒有了裙帶的束縛就分開了,這條裙子居然只是一塊布,中間可以把頭伸出來,一條裙帶就繫起來了。

我異常興奮,把裙子扔到地上,就把她摟住,把她的內褲襠部撥在一旁,直接操進去,她踉蹌了幾步,我跟著走到床邊,開始操她。

她的淚水流著,我問:「你不喜歡?」她說:「不是。」她說以為我不想再見到她了,因為她來找我的時候,服務員說我已經退房走了,打我的手機也是關機,以為我不想再理她了。

我說:「你可真傻!」一邊說一邊狠狠地操她。

我問她:「你老公回來了,你們做過沒?」她半天也不說,我一再追問,她說做了。我不禁有些生氣的樣子,她忙說:「我一點都不喜歡和他做,只是在忍耐中想你。」

我更加兇狠地操她,她問:「你到底把我當成是什麼?」我說當她是老婆,她又哭了,說不要,說不可能,說別這樣說,說她覺得對不起自己老公。

我就生氣了,我說:「操!你覺得對不起他還跑過來讓我操?對不起他,為什麼一進房間,騷屄就已經濕透了?」

她又問我當她是什麼,我說:「你以為自己是什麼?你就是一條狗,一條母狗,一條在我雞巴硬的時候就讓我操的小母狗!」她的淚水越來越多,緊緊地閉上了眼睛,儘管無法阻擋淚水。

我更加生氣的說:「你叫啊!我知道你被我操得很爽,你叫啊!」她緊緊地閉著嘴巴,不肯發出任何聲音。我狠狠地捏著她的乳房,她還是不吭聲,我開始用力掐她,她終於說話了。

「你別在我身上留下印記,不然我沒辦法解釋。」聽著她發抖的聲音,我的怒火達到了頂點,我把她翻了個身,讓她跪著,雙手支撐著,我說:「既然你只是一隻等著讓人操的母狗,你就像母狗那樣被我從後面操吧!」她還是不吭聲。

我這時摟著她的腰,一隻手摸著她的頭髮,把整個雞巴操進去,再全根抽出來,再深深的操進去……很快她的陰道又開始排氣了,我這時把中指對準她的屁眼插了進去,她終於尖叫了一聲。

我也不理會,一點點往裡挺進,她再也支撐不住了,上身貼在床上,只有屁股高高的撅起來。前後被我同時操著,她開始呻吟,有些痛苦,也應該有興奮的成份,很快就又一次開始排氣。我問:「騷貨,你爽嗎?」她含糊的「嗯」了一聲,我說:「你爽就叫啊!」

她開始呻吟,我說:「狗是這麼叫嗎?」她又開始啜泣,我停止抽送,把雞巴拔了出來。她叫我不要停止,我說:「那你求我啊!」她哭著求我再操她,我說:「你不是有老公嗎?他不是雞巴也不小嗎?」就這樣我羞辱著她。

她哭著說:「求你了,操我吧!」我說:「狗會說話嗎?」終於,她「汪!汪!」的叫了兩聲,我又讓她叫,她叫了五、六聲,就開始號啕大哭了。

我扯著她的頭髮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嘴裡,她賣力地舔著,我用手不停地插她的屁眼。

過了一會,我被她舔得實在受不了了,又讓她跪著,從後面操她,我讓她學著狗叫,操著她的陰道和肛門,終於一洩如注……

我摟著她說:「對不起。」她說沒事,這樣的話內疚反而少一些,就當是被強姦。

我雞巴又硬了,我說:「我想試試肛交。」就讓她把屁股撅了起來,先在陰道裡插了幾下來潤滑,然後對著屁眼往裡面挺去。可是,雖然剛才手指進去了,雞巴卻怎麼也插不進去,怕弄傷她,我就沒再堅持。我躺在那,她跪在我兩腿間給我舔著雞巴。

過一會她就去廁所乾嘔兩聲,漱漱口,她說不習慣這味道。我就讓她反過來趴在我身上,讓她舔我的屁眼,我一邊舔著她的陰部,一邊手淫,很快就射出來了,一部份射在她臉上,一部份射在她頭髮上。

然後我們立刻去了浴室洗澡,回來後躺了一會,她準備回單位上班,因為出來時候請假說是去醫院看病。我要了她的內褲,給她下樓買了一條新的。

我問她後面有沒有什麼反應,她說沒什麼,一切正常。後來她告訴我,回到單位後整個下午肛門都在排氣,忍得好辛苦,而且總有便意。

 

 

【完】

前一段時間實在無聊,想玩點什麼,於是申請了一個帳號,起個名字叫「想操你」。剛上了線就有人加我,還是個女子的頭像,於是和她聊,她說丈夫出差了,只有自己在家,沒有事做,看見我的名字就加了,想找一下刺激。

和她聊了幾天,後來通了電話,真是女的,我們電話做愛,我一邊講電話一邊自慰,很爽。後來約定見面,我就去了她那裡。在火車上,我們通了電話,她說給我訂好了房間,就在站前廣場,617房間。

下了火車,已經是21:00了,我一出中壢火車站就看見了那個賓館,因為說好了我直接去賓館,第二天見面,於是我向賓館走去。

到了前台,我跟接待員說:「我朋友已幫我訂了房間,617,請把鑰匙給我。」然後我把身份證拿了出來。這個時候,外面又進來一個人,來到前台,是個女的。我看了她一眼,感覺應該是她。

她問接待員:「您好,請問617的客人來了沒有?」我說:「我就是啊!你是XX嗎?」她臉一下子紅了。

我們拿了鑰匙,上了樓,我把東西什麼的放好,她去了洗手間。出來後,她說:「你一定餓了吧?我帶你吃飯去吧!」於是我們下樓。

她說這裡的口味是辣味為主的,我不吃辣,於是去肯德基。她騎了一輛小摩托,帶我去,我坐在後座,把手搭在了她的腰上。那是我們第一次觸碰,她身體輕輕顫了一下,說她怕癢。我把手拿了回來,說:「呵呵,手感不錯哦!」我猜她的臉一定紅了。

到了肯德基,隨便吃了點東西。我們回到賓館,她說:「今天太晚了,我要回家去了,明天早上我給你電話吧!」我說:「好啊!」然後她就拿著包走了。

我洗過澡,翻了翻紙簍,發現裡面有一條衛生巾,上面有血,原來她今天來例假,怪不得。我一邊玩弄著衛生巾,一邊自慰,把精液全射在了衛生巾上,紅白相間……

夜裡沒睡好,一直在做夢,夢見我和她做愛。

早上六點多,感覺好餓,就出去吃飯。第一次來到這麼遠的地方,很不適應這裡的氣候,天氣悶熱悶熱的,雖然我家夏天也能達到30幾度的高溫,可那是火辣辣的熱,這裡早上雖然只有28度,可是空氣潮濕得厲害,才走了不遠,我的汗就出得淋漓盡致,感覺虛弱得不得了。找到一家豆漿大王要了一碗冰豆漿、兩根油條,勉強的吃著,雖然一點胃口都沒有。

八點多,她還沒給我打電話,於是我就撥了通電話給她。她說她剛起來,這就趕過來。

下雨了,九點左右的時候她來了,她說剛出門就下雨了,怕我等著急,沒回家拿傘。

她也要了碗豆漿。過了一會,雨小了點,我說:「我們散步回賓館吧!」於是一起漫步細雨中。

回到賓館,打開電視看動畫片,她坐在床左邊,我坐在床右邊。過了十幾分鐘,她說話了,她說要去衛生間把頭髮沖一下,不然會感冒了,就去了衛生間,我也跟了過去,幫她拿著淋浴的噴頭,往她頭上淋。洗好了之後,我用毛巾幫她擦乾了水。

出了衛生間,我又坐到床上,她走到窗子旁邊,看著窗外。我著她的背影,雞巴又硬了起來,我走到她背後,從後面摟著她,她又是輕顫,沒有反抗。我把雞巴頂著她的屁股,用一隻手把她的頭髮撩在耳後,張嘴含住了她的耳垂,用舌尖去舔,她低呼了一聲,下意識的挺直了身子。

我摟著她向後退去,退到了床邊,我坐了下來,她也坐下來,差點把我雞巴坐折,我「哎呦了」一下。

她忙問:「怎麼了?」我說:「你把我的雞巴坐壞了!」

她說:「不可能吧?」我說:「你要賠!」就拉著她的手往我雞巴上放,她臉一下子紅透了,手縮了回去。

我摟著她,吻了她的嘴,她嘴閉得緊緊的,我開始努力進攻,終於舌頭和她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。她眼睛緊緊閉著,手不知道該放在哪。好喜歡她那害羞的樣子。

我把她放倒在床上,壓上了她的身子,把手伸進她衣服裡隔著乳罩摸她的乳房,嘴巴則含著她的耳朵,吮吸著,另一隻手準備進攻她的下面。她推開了我的手:「別,今天不方便。」我說:「我知道,你來例假了,是不?」她很訝異。

我從床頭櫃的抽屜裡拿出那條衛生巾,讓她看上面已經乾結的東西,她忙伸手搶,我一邊把衛生巾放回抽屜,一邊把手伸進了她的褲子,在她耳邊說:「闖紅燈吧?」她只是閉上了眼睛,沒有出聲。

我脫下了她的衣服、乳罩,她用手護住了乳房,像個處女一樣羞澀。我拉開她的手,開始吸吮她的乳房,她的乳頭很快在我的舌尖下變硬。我把她的褲子也脫了下來,然後我去浴室取來浴巾鋪在床上,慢慢脫下她的內褲,上面一條衛生巾,中間點點鮮紅。

我把臉湊過去她的陰部,聞聞那腥腥的味道,她害羞的伸手去擋,拉過毛巾被蓋在了身上,不禁讓我想起從前的女朋友,第一次的時候也是這樣的羞澀。

我急急忙忙的脫下了自己的衣褲,整個人赤裸的站在床邊,她不肯睜開眼看我。我拉著她的手去握我的雞巴,然後掀開毛巾被,我壓在她的身上,就在她下身蹭著。

蹭了幾下她就說:「難受。」我說:「那你幫我進去啊!初來乍到,找不到路啊!」她羞紅著臉把我的雞巴對準了她的洞口,我也已經等待很久了,使勁一頂,龜頭就進去了,她叫了一聲。

她的陰道好緊,雖然濕漉漉的滑爽,可是卻又緊又窄,怪不得和她老公性生活不和諧。我抽插了幾下,步步為營的推進,在我全插進去的時候,她用手緊緊地摟住了我。我開始抽動,在她緊緊窄窄的秘道裡,沉迷於這種感覺,刺激而舒服。

開始她只是緊緊地摟著我,聽任我在她體內抽送,慢慢地她腹部開始向上挺著,迎合我的進入,嘴裡也發出呻吟。我在她耳邊問:「是不是開始瞭解高潮的感受了?」她說:「討厭!」

我手用緊緊捏弄她的乳房,下面用力地抽插,發出「啪啪」的撞擊聲,還有隱約可聞的水聲。約做了大約半個小時,她的腿夾緊了,下身發出「噗噗」的聲音,我知道她到高潮了。

(說來也奇怪,每個和我上床的女人只要到了高潮,下身都會排氣。我查過資料,說叫陰吹,但是在網上問別的網友,都說不知道。大家有沒有類似的經驗呢?)

我怕她吃不消,問她要不要休息一會,她點點頭,於是我抽了出來,趴到她下身,想看看會不會出很多血,還好,沒有。呵呵,其實早就知道了,因為以前也和女友闖紅燈,剛開始的時候會有血流出來,但是做得High了後,就是流水不流血了。

我用紙巾輕輕的給她擦了下身,然後摟著她躺著,兩個人聊天。

我問她:「是不是第一次這樣?」她說:「是。」

她說雖然她丈夫的雞巴和我的相差不是很大,可是性生活卻不和諧,每次和他做的時候,陰道總是很乾,儘管她丈夫也是會逗她什麼的,可是做一會後水兒就乾了,就痛,於是就盼著她丈夫趕快完事,所以也沒有過高潮。

我摟著她,告訴她應該是心理作用,我說:「實在不行,以後你和他做的時候,把他想像成是我吧!」她說:「那可不行,叫錯了名字怎麼辦?」

我一邊說話,一邊用手玩她的乳房和下身,很快,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,陰戶也濕潤起來,我問她還要不要,她說:「別問了,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!」

我讓她趴在床上,把屁股撅起來,我從後面操她,一手摟住她的腰,一手玩她的乳房。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洞口深深淺淺的遊曳,心裡別樣的興奮。

過了一會,她支撐不住趴在了床上,我把她的腿分開,趴在她後面操著,嘴巴吸吮著她的背和脖子。她的浪叫聲也大起來,我很緊張,怕賓館的服務員來!畢竟是在外地,人生地不熟的,不知道警察會不會來查房之類的,很快就射了,感覺雞巴被緊緊地包裹著,有力地跳動著。我趴在她身上,不斷地吻她,她把頭歪過來,我們熱吻。

等我雞巴軟了之後,我抽了出來,抱著她去了浴室,一起洗著淋浴,為她仔細的清理下身的各種液體,她也用腳輕輕揉搓著我的背。我就那樣蹲在浴缸裡,仰頭看她的陰部,看噴頭的水沖在她的乳房上,順著身子流下來,在陰毛那裡成股成股的流淌下來……

在淋浴下,我又從後面插了她一回,水打在她的背上,流下來,我的雞巴總是在她的濕潤和溫水的沖刷中反覆著。後來我把她抱回到床上,我們相擁而眠。

不知睡了多久,被她的電話吵醒了,是她老公打過來的,她跟她老公講著電話時,我又硬了,我輕輕摸她下身,她強忍著講電話。掛斷電話後,我們沒有再做,去風景區觀光,在纜車上,我們又開始熱吻……

晚上,她回家去了,我又回到了賓館。

第二天,她早早就來敲門了,我開了門,見是她,直接拉進我懷裡,關了門就把她丟到了床上,開始脫她的衣服。等把她的內褲脫下來後,看見衛生巾上還有一點點血,但是已經微乎其微,去摸她洞口的時候,發現已經濕得很厲害了,我把雞巴從內褲邊上拉出來,直接插了進去,她開始呻吟。我狠狠地操著她,直到射精。

等我們的慾望平息之後,她告訴我說丈夫下午回來,她不能陪我了,我說:「哦。」

她問:「是不是生氣了?」我說:「沒有,本來你就是他的啊!」她忙摟著我,吻我,我說:「幹嘛啊?」她說不要我生氣。我說:「那麼你來好好侍候我吧!」她說:「不懂。」

我把她的頭按到下面,說:「舔我雞巴啊!」她向後躲去,我轉過身,不再看她。過了一會,我感覺我的雞巴被含住,一看是她蹲在床邊,含著我的雞巴。

我說:「早這樣多好,上床來!」我把她拉上床,可是看見她眼裡的淚光,我說:「你幹嘛啊?不願意就拉倒唄!我又沒有強迫你。」她沒說話,把頭掉過去,開始舔我。

她一點都不懂怎樣舔才能讓我舒服,生硬的動作把我弄得好痛。我讓她的腿分開跨在我身上,頭正好對著我的雞巴,告訴她不要讓牙齒碰到我的雞巴。我靜靜地欣賞她的陰部,很漂亮,我輕輕的吹了一下,她顫抖了一下,差點坐在我的臉上,這時候,她那裡居然又濕了。

我笑著說:「你真是個騷貨。」她沒說什麼,繼續舔著,我說:「操你真的蠻舒服啊,你老公真幸福。」

就這樣,她舔著,我說著。過了一會,我感到有涼涼的液體滴到我的腿上,開始我以為是她的口水,可是後來發現好像是她的淚水。我問:「怎麼了?」她也不說,只是為我口交。

我也不知該怎麼辦,就含著她的陰部,她一下子癱軟在我身上,陰道口被我的嘴包住。我用舌尖溫柔地舔舐著她的每一分私處,聽到她被我雞巴堵住的嘴巴發出含糊的嗚咽,淚水更加的洶湧。

我用舌尖舔她的屁眼,她瘋狂了,緊緊地含住我的雞巴,雙手抓住我的腿,我示意她也舔我屁眼,她也照做了。我們一起瘋狂地舔著對方每處肌膚,想把對方揉碎在自己的體內。

十二點的時候她走了。站在窗口,看她騎著小摩托離去,消失在視野之外。我退了房,去了車站,買了一張離開的車票。沒有告別,沒有送行,離開了這座城市……

我坐上了火車沒有回家,而是在不遠的一個城市呆了兩天,手機關了兩天,在陌生的城市裡穿行,感受那份孤獨與寂寞。

發現自己好想她,真的好想……於是又回去了,住在了那個賓館,還是老房間。

開機,第一個電話打給她。她過了一會才接,她說她在開會,跑出來接我的電話。她問我在哪,我說還是老地方,她說下午她過來,讓我等她,一定等她,然後就掛了。

我去樓下的超市買了點飲料和餅乾,上樓後胡亂吃了些,睡了一下。十二點多的時候起來,精神還可以,去浴室沖涼,這時候房間電話響了。

我衝過去接,裡面一個女人的聲音:「先生,要不要找人陪?」我說:「不要!」就掛上了電話。這時候有人敲門,隔著門鏡看,是她。我開了門,她進來了,我推上門,按反鎖的時候,她已經緊緊地摟著我,也不在乎她的衣服是不是被我身上的水弄濕。

她穿的是一件淡綠色的連衣裙,我伸手解開她腰間的裙帶,她的裙子兩邊沒有了裙帶的束縛就分開了,這條裙子居然只是一塊布,中間可以把頭伸出來,一條裙帶就繫起來了。

我異常興奮,把裙子扔到地上,就把她摟住,把她的內褲襠部撥在一旁,直接操進去,她踉蹌了幾步,我跟著走到床邊,開始操她。

她的淚水流著,我問:「你不喜歡?」她說:「不是。」她說以為我不想再見到她了,因為她來找我的時候,服務員說我已經退房走了,打我的手機也是關機,以為我不想再理她了。

我說:「你可真傻!」一邊說一邊狠狠地操她。

我問她:「你老公回來了,你們做過沒?」她半天也不說,我一再追問,她說做了。我不禁有些生氣的樣子,她忙說:「我一點都不喜歡和他做,只是在忍耐中想你。」

我更加兇狠地操她,她問:「你到底把我當成是什麼?」我說當她是老婆,她又哭了,說不要,說不可能,說別這樣說,說她覺得對不起自己老公。

我就生氣了,我說:「操!你覺得對不起他還跑過來讓我操?對不起他,為什麼一進房間,騷屄就已經濕透了?」

她又問我當她是什麼,我說:「你以為自己是什麼?你就是一條狗,一條母狗,一條在我雞巴硬的時候就讓我操的小母狗!」她的淚水越來越多,緊緊地閉上了眼睛,儘管無法阻擋淚水。

我更加生氣的說:「你叫啊!我知道你被我操得很爽,你叫啊!」她緊緊地閉著嘴巴,不肯發出任何聲音。我狠狠地捏著她的乳房,她還是不吭聲,我開始用力掐她,她終於說話了。

「你別在我身上留下印記,不然我沒辦法解釋。」聽著她發抖的聲音,我的怒火達到了頂點,我把她翻了個身,讓她跪著,雙手支撐著,我說:「既然你只是一隻等著讓人操的母狗,你就像母狗那樣被我從後面操吧!」她還是不吭聲。

我這時摟著她的腰,一隻手摸著她的頭髮,把整個雞巴操進去,再全根抽出來,再深深的操進去……很快她的陰道又開始排氣了,我這時把中指對準她的屁眼插了進去,她終於尖叫了一聲。

我也不理會,一點點往裡挺進,她再也支撐不住了,上身貼在床上,只有屁股高高的撅起來。前後被我同時操著,她開始呻吟,有些痛苦,也應該有興奮的成份,很快就又一次開始排氣。我問:「騷貨,你爽嗎?」她含糊的「嗯」了一聲,我說:「你爽就叫啊!」

她開始呻吟,我說:「狗是這麼叫嗎?」她又開始啜泣,我停止抽送,把雞巴拔了出來。她叫我不要停止,我說:「那你求我啊!」她哭著求我再操她,我說:「你不是有老公嗎?他不是雞巴也不小嗎?」就這樣我羞辱著她。

她哭著說:「求你了,操我吧!」我說:「狗會說話嗎?」終於,她「汪!汪!」的叫了兩聲,我又讓她叫,她叫了五、六聲,就開始號啕大哭了。

我扯著她的頭髮把雞巴插進了她的嘴裡,她賣力地舔著,我用手不停地插她的屁眼。

過了一會,我被她舔得實在受不了了,又讓她跪著,從後面操她,我讓她學著狗叫,操著她的陰道和肛門,終於一洩如注……

我摟著她說:「對不起。」她說沒事,這樣的話內疚反而少一些,就當是被強姦。

我雞巴又硬了,我說:「我想試試肛交。」就讓她把屁股撅了起來,先在陰道裡插了幾下來潤滑,然後對著屁眼往裡面挺去。可是,雖然剛才手指進去了,雞巴卻怎麼也插不進去,怕弄傷她,我就沒再堅持。我躺在那,她跪在我兩腿間給我舔著雞巴。

過一會她就去廁所乾嘔兩聲,漱漱口,她說不習慣這味道。我就讓她反過來趴在我身上,讓她舔我的屁眼,我一邊舔著她的陰部,一邊手淫,很快就射出來了,一部份射在她臉上,一部份射在她頭髮上。

然後我們立刻去了浴室洗澡,回來後躺了一會,她準備回單位上班,因為出來時候請假說是去醫院看病。我要了她的內褲,給她下樓買了一條新的。

我問她後面有沒有什麼反應,她說沒什麼,一切正常。後來她告訴我,回到單位後整個下午肛門都在排氣,忍得好辛苦,而且總有便意。

 

 

【完】